寒夜夢

阿凌,你且向前走。
阿娘在时光的另一头看着你。
哪也不去了。

原本是要六一发的,但是手机它居然一个多星期才修好:-(没有绑定手机号什么也干不了,还好还可以给大佬们点小心心。
锦瑟冒充一波师姐~
最后祝学长学姐们高考加油^0^~(希望两年后也有人给我加油。。。)


今天,单身多日的蓝大终于抱得美人归。
恭喜恭喜。

做得不好,见谅见谅。

守旧

这还是个段子。
还是小甜饼。


“你是不是有了新欢?!!”

江澄与蓝涣坐在一家酒馆里,旁边突然出现一女子大喊大叫。

显而易见的,新欢旧爱的问题。

江澄不耐烦地回头,对上了蓝涣的视线。

“啧,蓝曦臣你不要这样看着我。”

“阿澄。”蓝涣眨巴眨巴眼,其中内容无非是“你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了”之类的。

江澄叹了口气,答到:“蓝曦臣,我守了陈情十三年,守了莲花坞一辈子。”

“我们都是守旧的人。”蓝涣了然地笑了。

我们守着这份情,一不小心就是一辈子。

涸辙之鲋

这只是个段子。


“蓝曦臣,我究竟有什么好?”江澄推了推某人放在自己肩上的脑袋。

你明明值得更好的。

“阿澄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蓝曦臣温柔地@笑了笑,偷偷在江澄耳尖烙上一吻。

“一人家里十分贫穷,因此前往向监河侯借粮。监河侯说:“好!我将要得到封地上的收入,将会借你三百两,可以吗?”那人生气地变了脸色说:“我昨天来,在大道上听到呼救。我回头看,车轮碾出的痕迹中有一条鲋鱼。我问它:‘鲋鱼,你是哪里来的?’它回答:‘我是东海海神的臣子。您有没有一点点水来救我活命?’我说:‘好!我将要往南游说吴王、越王,引西江的水来迎接你,可以吗?’鲋鱼生气地变了脸色说:‘我失去了水,没有安身的地方。我有一点点水就可以活。您却这样说,简直不如早点去死鱼店铺找我。’”

“涸辙之鲋?”

蓝曦臣点了点头。“阿澄,你也没有什么特别好。你不过是恰恰做了那一捧水,又恰恰做了那捧米,堪堪救得了我的命罢了。”




专注小甜饼一百年~
其实我窥屏已经很久了。看着曦澄tag下面从三千多文章涨到了现在的九千多,从一对冷cp到现在的热门(虽然黑子们也做了很多努力。),说不欣慰是假的。
新的一年,依然爱澄澄,依然爱蓝大,依然爱曦澄!~
嗯,就这样吧。

无题

其实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。

ooc预警。

那么开始了?

“那兄长就交给你了,江宗主。”蓝湛对江澄点了点头。


“知道了,你们去吧,安抚民心这种事不适合我。”江澄摆了摆手,向房间内走去。

云梦出了个极为厉害的邪祟,在云梦边缘作乱杀了不少人,当地的小世家奈何不了它。江澄听闻后前去讨伐,不想遇到了出门散心的蓝曦臣,更巧的是,遇到了四处游历的忘羡夫夫。


江澄与魏无羡不可避免的起了内讧。


战果是,邪祟被除,蓝曦臣重伤昏迷。

江澄走到床榻边,注视着蓝曦臣本该温润如玉的脸颊。

忽然牵起他的一只手,凑上前去将脸颊贴在他的手背上。

“江澄,你这乘人之危的无耻小人。”

他心里骂着,却忍不住往上轻轻蹭了蹭。

只是,凭什么啊?


蓝曦臣做了一个梦。

他梦见了江澄。

“啧,可恶的魏婴,有跑去逗蓝湛了,所以你tm为什么要拉着我一起逃课啊喂?”江澄一边漫无目的地走在云深不知处的后山里,一边小声咒骂着。

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安静地落在地上,风携带着一阵萧声吹拂过耳边。


江澄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诗意过。


等等,萧声?有人?

当江澄拔腿欲跑时,已经迟了。他听见一人声问:“有什么人在那里吗?”


江澄迟疑地从树后走出来,干笑着挠了挠头。“你,你好啊。那个……我叫……嗯……阿澄。”


蓝涣笑了笑:“你好啊,阿澄。”

江澄见他转过头来,整个人惊呆了,“蓝,蓝,蓝湛?!你不是和魏无羡在一起吗?”


蓝涣忍俊不禁:“我是蓝涣,阿湛的哥哥。”

江澄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也对,至少他从没想过蓝湛的脸长在另一个人身上就莫名特别好看。

“阿澄是听课累了吗?”蓝涣还是温柔地笑道,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。


江澄知道他这是在给他一个台阶下,于是迅速地点了点头。虽然蓝涣不过是将逃课换了个好听点的说法而已。

“我正在练习萧,阿澄愿意坐下为我鉴赏一二吗?”

江澄欣然坐在他身旁,忘了自己几乎不懂音乐,更别说点评了。

江澄侧头看着身边人,白衣,白抹额,白玉洞箫,魏无羡口中的“披麻戴孝”,放在这个人身上就别有一番韵味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蓝涣只觉肩上一沉,低头只见一个小小的发旋。原来是江澄睡着了靠在了他的肩上。他放下玉萧,伸手轻轻摸了摸江澄的头,也闭上了双眼。

时光静谧地流过,没有吵醒谁,片刻的柔情眷恋着林中、溪畔的人儿。

直至夕阳西下,蓝涣睁眼唤醒了身边人。

“阿澄,他们快要下课了,你也该回去了。”

江澄睁开朦胧的双眼,眼中似乎还蒙着一层水雾。他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。“啊?哦!对不起啊,我睡着了。”他满怀歉意地抚平了蓝涣衣上的褶皱,站起身来。“那个,我……先走了。”

说完他向林外走去。

“再见。”他听见蓝涣温柔的声音。

阿澄,怕下次见面,我们已是各为家主,坐在谈判桌上,亦或是战场上并肩作战了。

仅此一次而已,再往后不过是,天各一方。

“蓝曦臣,你现在又在想什么呢?”

江澄将他的手放回原处。

他还记得林中那个白衣的翩翩公子,手执玉萧放在唇边,吹奏着动人的音乐,记得他身上有若隐若现的幽幽檀香,记得他手掌落在头上的轻柔力度与温柔温度,记得……记得那一声“再见”后自己还抱着的满怀期待。


可最后都只得变作一副水墨画藏入记忆深处。

蓝曦臣睁开双眼,眼前是重重黑影,只隐约看见床边有一条人影。

“你是?”

“云梦江晚吟。”

我叫……嗯……阿澄。

“久违,江宗主。”

你好啊,阿澄。

蓝曦臣再次闭上眼,昏迷过去。

“你还在期待什么呢?江澄。”

他看着床上那人紧皱着的眉,想着记忆中他该有的模样勾起嘴角。就好像躺在床上是我,站在这里的是你一样。

呵。

江澄垮下嘴角,真可笑。蓝曦臣,我们不过是碰巧走过了同一个十字路口,擦肩而过罢了。

之后?不过是天各一方而已。

江澄向房间外走去,与进门的魏无羡与蓝忘机擦肩而过。

哪来什么“凭什么”。








最后我也不知道该打“TBC”还是“END”。。。

因为如果是TBC,它可能是一个坑,但我会把它写成HE。

END的话,这就是一个铺了一层土的坑😂。。。

单亲爸爸王杰希

文笔说是小学生都侮辱了人家。
人物严重ooc。
正经都喂给周记了,项羽本纪,呵呵^_^。。。

如果能理解,那么:



今天是11月10号。

王杰希闻着训练室里的恋爱的酸臭味,心里。。。

呵呵,喻文州你给我等着。

小别能把你们的卢瀚文拐走,连英杰都会撒狗粮了,更不要说方四千在微博上搞的那些名堂了。

你丫一条短信都没有。


两人是在去年双十一确定关系的。那是一场很喻文州式的表白。

喻文州去B市出差的时候给王杰希发了条企鹅信息。

“王队,有兴趣交往一下吗?^_^”

“O_o?”王杰希吓得大小眼都反了。

“不,我是说,我发现一家超好吃的餐厅,双十一情侣打折哦^_^”

“呵呵,喻队还差这点钱吗?”

“^_^但是情侣加送的限定菜看起来真的很好吃啊。。。”

王杰希咽了口唾沫,“好吧。”在心里默默加了句,不好吃我一扫把敲死你。

然后,两人情侣关系就没有解除过了。

至于过程^_^

关于杰希大神为什么没有想过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了自己的问题,不要问我,我也不知道^_^。


王杰希是什么人,闷到了晚上还是没有说什么,等明天吧。他想。

第二天早上,还是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的老王终于憋不住走出训练室,给对面老喻打了个电话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......”

呵呵,很好。

“喻文州,我们分手!”发完这条傲娇(并不)的短信,老王有点儿后悔。

算了,等他来解释。o_O...

昨天的喻总表示: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黄少天为了请假给我打电话讲了多久叶神的事情你知道吗?手机没电了怪我咯?(当然怪。)

而今天的喻文州已经坐上去往B市的飞机啦~

当喻文州下飞机看到短信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不过,战术大师已经想好对策了。

王杰希回到家的时候,是郁闷的。

我就没见过那么多人在同一天请病假的,single dogs的节日,你们这群double dogs凑什么热闹啊?我也想请假回家,过本王的单身节。

但当他一开门听到一句“杰希,欢迎回家^_^”的时候,心里有三分欣喜,三分讶异,和三分“***,忘了某条鱼有自家钥匙了o_O...”再加上一分惊恐。

“杰希,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条短信的问题呢?”

望着泫然欲泣的喻文州,看着他装作勉强的微笑和眼睛里泛起的泪花,听着他温柔中携带悲哀的语气。王杰希表示阴(大)阳(小)眼看透了一切。恐怕笑是真的,眼泪是假的吧。

虽然王杰希有那么一瞬间以为真的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是,谁要承认啊喂。

而当他在思考这些的时候,喻文州已经绕过沙发,从背面环上了他的腰,将唇凑到他的耳边,轻轻吐气:“杰希,你爱我吗?”

王杰希翻了个白眼:“没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吗?”却不想耳尖上的红晕出卖了他。

“那我们做点能让你爱上我的事情吧^_^”喻文州愉悦地说。

(车先欠着,等我考完驾照回来😂😂😂)

等王杰希松口答应不分手的时候,时间已经悄悄过了十二点了。

很好,微草爸爸又过了一个单身的双十一呢。

让我们假装这只手是叶修的好了。
因为参照物是我自己,就画丑了点。
嗯,就是这样。。。

愿望

1.新人第一次发文。
2.人物严重ooc。
3.几句话喻王喻。
4.幼儿园文笔。

1.
“喂,少天啊。”

“啊?老叶?靠靠靠,你买手机了?不对啊,谁能让叶修大神听话啊?苏妹子吗?不过这下以后找你PK就容易多了啊!哈哈哈哈哈哈!来来来jjcPKPKPK!”慵懒的声音还是说了那么多话也是够了啊。

“不对啊,叶不修,你哪来的我电话啊?还是苏妹子换手机了?她怎么没告诉我啊?”

还是没清醒。

“少天大大确定不下来接应一下哥吗?”为什么那么关心沐橙。叶修不自觉攥紧了手机,语气倒轻松。

“接应个啥呢?我在蓝雨啊,你来蓝雨啦?开玩笑吧?叶不羞你个死宅男也有滚出兴欣的一天?靠靠靠靠靠……!?我还没起床呢!等我五分钟!等会儿,我为啥要接你啊?你以为队长不在你就可以在蓝雨撒野啊?我告诉你我剑圣可不会放过你!”

“文州不在?”

“啥?别这么失望的样子啊,我告诉你队长他有喜欢的人了,不是你!别打他主意!”

“难不成文州还喜欢你啊?”还是说你喜欢他?这种问题当然不可能问出口。但是心里却紧了紧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听到这理所当然的回答,叶修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。没想到紧接着有听到,“我倒希望他喜欢我呢。唉,便宜那家伙了。”叶修一口气又提了起来。他不在意“那家伙”是谁,不,他应该打听打听再送他一份大礼。

2

说实话,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,越活越过去,奔三的人了,还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。

事实上,当他发现自己会对着和少天的聊天记录发呆;企鹅隐身看他刷屏炸毛然后傻笑;睡前开着微博小号去他微博主页,关注他的小号;会买传说中的叶黄本,有时候还想过要自己动手写(如果不是文笔不好的话);做梦除了抢boss就是黄少天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自己算是栽了,栽在一个小朋友手里。

至于为什么会一大早飞到蓝雨的地盘上来,原因其实挺简单的,但说起来也荒唐,就因为昨晚上一个梦。

昨天他梦到自己和蓝溪阁抢boss,对方领头的看上去应该是喻文州,最后boss被抢了,简直不能忍!更不能忍的,那boss看上去好像是黄少天!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直接被惊醒。

只好打开电脑刷微博,发现快到他家剑圣大大的生日了,想着反正闲着没事干,就买了张机票直接飞过去了。

手机这种东西,是某一年苏沐橙送的生日礼物,放在那儿有段时间了。至于手机号码,借苏沐橙手机的时候“顺便”就背下来了,虽然说他连他弟的电话都记不得。

一点儿小事,一个小细节就揪心得很。不像小少男,到像个怨妇。

比如,越来越在意“我们队长”这类措辞,越来越嫉妒和他同吃同住的蓝雨队员,越来越关注他的喜好,以至于现在他可以把他的个人简历背下来(够了,好吧,其实也没那么夸张)。

总之,他现在和疯了没什么本质区别。

3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五分钟后(也许不只五分钟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们的剑圣大大,冲出大门把叶修拖了回去,没错,是拖,顺便借着两厘米的身高差用叶修挡了一下自己的脸,虽然已经裹了一圈围巾还戴了墨镜。

“快快快快快,本剑圣粉丝很多的,不像你,站在这里还被当可疑人物。要是被发现了,明天要上头条新闻了,名字就叫‘剑圣黄少天带可疑人物进入蓝雨训练营’。”叶修表示“你这样的更像可疑人物好吗?而且你太高看你自己了。”换来黄少恶狠狠的一记白眼以及嘴炮攻击。

两人在路上互喷垃圾话,倒还和谐。

两人偷偷摸摸地回到了黄少天的房间里。叶修直接倒在少天床上,半点儿也不见外。“累死哥了。”

“你有什么好累的?”黄少天翻了个白眼,“话说你来蓝雨干嘛?”

“额,这不是你生日了吗?我来祝你生日快乐嘛。”

“你有那么好心?”

“无聊?”

“有荣耀女神你还会无聊?”

“打探敌情行不?”

“靠靠靠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叶!一天到晚抢我们的boss!”

“今天不抢了行不?只要你带我在G市玩天呗。”

成功收获了一个怀疑的眼神,叶修只能诚恳地强调,“真的!”

“好啊。你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抢我们的boss我就陪你去!”

叶修懒洋洋地举起四根手指,“我发四,今天暂时不抢你们boss。”

“一点诚意都没有。”不过想着反正夏休期无聊就带他去玩一圈?于是拿了个口罩拽着叶修出了门。

4

然而一出门两人就后悔了,八月份的天,虽然还是早上但还是热得受不了。但是,自己作的死,跪着也要把这天过完。“嗯,以防老叶再去抢我们的boss。”黄少天如是想。

叶修一点也不后悔,反正今天要把这小朋友霸占了,顺便旁敲侧击一下他的想法。什么想法?呵呵。

“喂,老叶你想去哪啊?”小话痨有点没精打采,话都少了点,热的。

叶修无语地扯下了他的围巾,“放心,带着口罩呢,没人认得出来。你是地主,你来定啊。”

“要不,去游乐园吧?超适合你这种人。而且我好久没去过了。我想玩过山车旋转飞椅碰碰车……”

明明是适合你吧?这话说出来会被打的。

叶修明智地想起了传说中的摩天轮。

然而到了游乐园门口两人就被暑假的小朋友们吓到了。人山人海啊。在被挤成人干前,两人很默契地选择了放弃。

“我们,果然还是回房间打游戏吧。”叶修提出建议。

“嗯,jjc来pkpkpk……!”

“算了,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叶修仿佛看见了自己淹没在垃圾话的海洋里的惨状,果断打断了黄少天的话。

最后两人打开手机用了十分钟争论看哪部电影,再用半小时赶到影院,在外面候场。

5.

叶修决定先用两盒爆米花堵住了黄少天的嘴。

但当他捧着两盒爆米花回来的时候,却看到小朋友正和自己的“头号情敌”喻文州聊得开心。

是他打电话叫他来的?叶修心里有些吃味,但他好像没有资格说什么。

“哟,文州怎么在这里啊?”

“哦,老叶你回来了!队长队长我跟你说,今天早上老叶莫名其妙到蓝雨来了,对了对了他居然还买了手机,简直不可思议!话说我们刚刚还想去游乐园的,但人太多了就放弃了……”

喻文州:“我陪杰希来的^_^,免得他在家里发霉。”

“哦,老王啊。”叶修反应了几秒,“嗯?你和大眼儿啥关系啊?”

“^_^就恋人关系。”

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,嗯,情敌少了一个。等等,喻王在一起了?!好吧,他有一点惊讶,不,是很惊讶,又有点郁闷,为啥就他还没追到人啊。

喻文州友(心)善(脏)的目光在叶修和黄少天身上扫了一圈,伸出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,露出一个了(心)然(脏)的微笑,“前辈,任重道远啊。”

叶修叹了声气。

黄少偏了偏头,表示,不是很懂你们玩战术的人的世界。

然而就算是在约会圣地也两人并没有成就什么,该怎样还是怎样,唉,道路看起来还很长。

6.

后来两人扫荡了美食一条街然后愉悦地回到了宿舍。

是的,一天就这么过去了,二人世界并没有什么作用(冷漠face)。叶修:我能怎么样?我也很绝望。

“老叶,谢谢。今天挺开心的。”

话这么少,不正常。叶修转过头去,发现少天直直地看着天花板,耳尖有些发红,感觉还有些别扭。他也难得没有出言嘲讽。

叶修看着挂钟上的指针一点点靠近十二点。

三,

二,

一。

“少天,生日快乐。”

黄少天一愣,慢慢勾起了嘴角。

“老叶,你说我许一个什么愿望呢?”

过了几分钟,也许是几十秒,他听到一阵吸气声,和一句轻柔的话,“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

一阵沉默里,叶修攥紧了手,指尖发白,冷汗濡湿了手掌,也凉了心。他闭上眼,想,完了,说出来了,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?

“哈哈哈哈,叶不羞你不会是紧张了吧?”

他感觉到一只手握住了他的。“巧了,我也喜欢你,很久很久了。”

那么,今年的生日愿望啊,就是希望黄少天和叶修能够好好的,过上一辈子。平静些,淡一些,最好安稳些,一直到中年,白首,到死亡,不求来世,但求今生。